写作技法guide

这里是各种写作技法汇总
众家之言,不一定全对
但多少都会有点启迪
能帮到你就最好啦
加油写下去吧!

【转】构成故事脉络的要素

 剧本创作可以说是自由形式的想象,但要创造出别人想要读的剧本,做法上似乎又极其不同。

好的剧本,其实就是非常特别的努力工作的成果。不只是需要仔细思考漫想,还要有谨慎的结构设计,以及经过仔细构思的文学创作。

优秀的剧本创作必须遵照法则,并要有结构。你当然不能只靠沙发上的写作,就拥有好的剧本。你必须利用最不成熟的想法,然后把它转换成一般大众能够了解的内容,给观众一些“东西”,让他们满意地离开戏院,并感觉所花的时间和金钱是值得的。

 有关于故事脉络的创作,对一部电影来说,是极重要的一部分。不过编剧所创造出来的(剧本),却往往没有对电影作品的最终控制权。这其实就是说,几乎没有办法写下任何确实可以为你的剧本成功地建立故事脉络的圣书出来。在经过提醒后,我们还是要来检视一下,编剧需要留心注意的许多故事脉络要素。

 戏剧化的强调(dramatic emphasis)

 有什么情绪上的牵念,维系着观众和故事?观众关心的是什么?要使观众乖乖坐在椅子上观看的简单写作方法,就是使观众产生对主角所处情势的情绪认同。简单地说,这情绪上的牵念,也就是观众想要看主角达成外部目标的渴望。

例如,可以设想一个惊悚故事,角色的外部目标就是可以活下来。这对观众来说,就是个强而有力的情绪牵念。但是如果有任何偏离戏剧化强调的事件出现,就会减损观众和故事间的相连性。任何太过注重历史真实或是社会评论意见的场景,都会切断观众和主角间的主轴关联性。作为编剧,一定不能忘记为什么观众要来看电影。

 物质世界(physical world)

我们在第七章将会提到,并不建议编剧去逐字逐句、巨细靡遗地形容故事的物质世界。事实上,剧本中越少有明确物质环境描述越好。但无论如何,一个编剧也必须陈述物质世界的比喻呈现,更明确的是要合理地表达出地点和设计。借由压缩时间和事件挑选,编剧对故事发生的物质世界就可有所限制,同时也必须注意到观众对这世界的信任问题。

当然,如果在电影《理智与情感》(Sense and Sensibility,1995)中,剧中女演员搭乘地铁进入伦敦,将会是极为荒谬的。许多类似的谬误或许不甚明显,却也经常在电影中出现。并不是说,环境设计和地点一定要百分之百不可变更地在细节呈现上做到完全正确,但是一定不能干扰到观众的信任(confidence)。如果漠视这种情形,就违背了自愿暂时中止怀疑的信任协议,最坏的情形就是可能观众将跳到完全不同的故事脉络上去了。

 时间(time)

 作为编剧,必须注意两大类时间:故事发生表面上按照年代顺序的时间(chronological time),以及故事所发生的时间纪元(encompassing era)。明显的时间流逝,也就是观众察觉整个故事发展的时间。我们在下一章会提到,不同类型的电影,即使是都发生在差不多两小时的实际时间内,但所被知觉的时间长度却都是有差别的。

对编剧来说,故事脉络中重要的,是故事的时间纪元。电影通常有着表现时间的技巧,和我们每天所经验、所感受的相差甚远。讽刺的是,故事若是离我们所熟悉的时间和地点越远,编剧的自由度却会越受限,原因在于,建立可信的故事脉络会更困难。重要的是,如果你处理到时间上的省略移除,就必须为观众设想好明确的可遵循的路径;就像科幻故事,便特别不易处理时间的议题。进入到极远的未来,或是极远的太空,就一定要预想到,在社会运作系统和科技上,绝对会与现在有极大的不同。

为了让观众能尽快确认,编剧就要极快速地自行建立社会运作系统;科幻电影也不像书面文学作品,可以在特殊行为上做任意解释。观众必须很快地从几个范例中得到了解。换句话说,你来安排未来或是过去时间的故事,并不代表你可以为所欲为。实际上,你可能更受限制,因为观众会极易对身处何处,以及为何身在此处,感到困惑。

 撰写时,设想你正带领一群小孩,在晚上做一趟横穿森林之旅。不论这些小孩希望这冒险多么刺激,他们都是暂时放弃了家中的舒服和安全,深信你会妥善地照顾他们,而且你也不会让他们在森林里面迷路。

 角色的社会思潮(character ethos)

 我们曾讨论过,角色是戏剧创作上一个重要的要素,同时角色也是故事脉络中的一大功用。这意思是说,角色存在于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中,他们的态度、行为和价值观,都会由所存在的环境所建立,并产生回响。

 我们对角色和故事脉络间相互依存最明显的感受,就来自于角色所使用的语言。角色必须装得像在说他们所处时代的语言,但很明显的,这不是一件必然可能做到的事。如果《勇敢的心》中的主角威廉·华莱士(William Wallace)和其他角色,正确说出13世纪时的苏格兰方言,那么现代观众是绝对无法理解的;同样情况,若要他们都说现代的白话文,也会是极度不合时宜的。所以,编剧兰道尔·华莱士(Randall Wallace)只好发展出一套有韵律的语言结构,暗示着历史时间的存在,而不是逐字逐句地去重新复制。

 语言,也就是态度、价值观的表现;在这领域下,故事脉络和角色就会变得更难以管理。某个程度来说,无论演出什么角色,各电影明星几乎都有了特定的行为模式;另一方面,因为商业上的需要,电影业者不得不牺牲正确性的考虑,因此许多电影就不太注重故事脉络和角色间应有的时态反应,结果就会造成在电影中人物说话的语调和态度上有着杂乱的表现。电影《侠盗王子罗宾汉》(Robin Hood: Prince of Thieves,1991)中,各个不同角色的扮演者并没有协调一致,结果就是在影片脉络上没有完整性。

 在最佳情况下,编剧必须能够使角色很自然地存在于他们的故事脉络之中,而这些角色的价值观和行为,也都只能由所存在的故事脉络而决定。也就是说,这不是由与影片所表现的时代时间无关的当代精神或行为标准,而强制得来的。

摘自:《编剧的核心技巧》

评论
热度(25)
  1. 18916172861写作技法guide 转载了此文字
  2. LongDu-写作技法guid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Medicine-
  3. 素然·黎·埃文斯写作技法guid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保质期内的点心

© 写作技法guide | Powered by LOFTER